首頁 > 專題演講
 
 
轉載大愛電視台專訪吳嘉俊系友:88警世悟--與河爭地 潛勢土石流暗藏危機

2010-05-10

實際到山區會勘,發現受災村落有許多共通處,像是前有小河後有山坡,但這美景卻因為與河爭地,把屋子蓋在河階平台上,土質鬆軟,容易受河水侵蝕,也就是地基整個不穩定;又或者是山地河川長久累積下的堆積扇,因為是平地,所以易成為部落聚居處,但一旦下大雨,卻也是土石崩落最嚴重的地方。學者建議,政府應該要重新對地質做調查研究,監測國土,把原來屬於大自然的地方還給大自然。 對照風災前的照片,屏東來義鄉居民的感嘆一目瞭然,原來前有小河後有山坡的明媚風光,如今看來格外諷刺。 屏科大水土保持系主任 吳嘉俊:「在居住的時候就想說,這個地方風景很漂亮,前面又有水,後面又有山,那時候都完全沒有危險意識的存在。以這個村莊來講,後面有很陡的山坡,會有土石流,會有崩塌,前面有一個被迫轉彎的河道,這都是未來在國土規畫裡面要做全盤整體考量的。」山明水秀的地方不一定安全,而山區部落習以為居的河階平台,以及土石河川在下游堆積而成的堆積扇,在專家看來,更是危機四伏。屏科大水土保持系主任 吳嘉俊:「當我們的河道一旦被擋到之後,水會趕往這個地方,這個就是我們的河階,然後如果我們再往下游走,這塊好像扇子一樣的這塊,扇子一樣的這塊,這個是我們在中部地區經常看到的土石流下游的堆積扇,很早很早以前,曾經上面有土石流,但是我們都不知道,也許那是五、六十年前的事情,現在整個大氣環境的變遷,這些都是土石流的危險聚落。」地質不夠穩,後方山頭的土石流潛勢溪,也隨時都能吞噬整個村莊,但居民在不了解的情況下,與危機共處數個年頭而不自知。而且不只屏東來義鄉、高雄縣小林村,沿著荖濃溪一帶的新發、新開、寶來等重災山區聚落,也都同樣有著位於土質鬆軟的河階平台,以及河水侵蝕、斷層通過的潛藏威脅,當大雨沖刷而下,災難就此發生。屏科大水土保持系主任 吳嘉俊:「這是我們現在所站的這塊田地,原本水是這樣子,通過吊橋從吊橋底下過,就這次上面大量的崩塌,帶著土石下來的時候,土石流的直徑的這種特性,使得土石直接就正撞這個山頭。」 老師用三塊象徵農田的石頭,試著模擬解釋,為什麼大水和土石無法乖乖順著河道走,非得要沖往道路邊坡,掏空路基,但仔細研究路基下的土石,這才發現原來不是水土任性,而是大自然要收回長期被人類霸占的東西。 屏科大水土保持系主任 吳嘉俊:「原本這些都是曾經走過的河床,放進去看可以看到每一層每一層,每一層都是曾經在這裡經過的洪水,河水不斷的堆積,然後之後我們人進駐到這裡來了,所以在這個上面,在我們那時候進駐的時候,說這邊是安全的,所以在這邊蓋了建築物,但他們忘了,這裡很早很早以前全部都是河該走的地方,這次的大水帶來大量的土沙,又走回它原來的想要走的河道,這就是水找到了它回家的路。水總是能找到回家的路,即使翻過中央山脈,來到東台灣的台東知本,也不例外。 一直以為被大水沖走的房子,37年後又突然重現在自家後院,原來當時台東知本遭到娜拉颱風襲擊,房子就被沖毀過一次,民眾選擇原地重建,沒想到這次大水讓災難又重演。台東大學理工學院院長 劉炯錫:「我們現在的人沒有記取37年前的教訓,37年前當河川走過之後,我們又繼續在那邊蓋房子,而且我們還築起了比以前還大很多的堤防,所以呼籲我們台灣的同胞,能夠尊重自然,不要跟河川搶地。」人類太貪心,貪到連河水走的地都要搶,或許我們可以用築堤防、挖河道等各種工程,暫時改變河道,照著人類希望的方向走,但一場風災再度證明了,水永遠會記得回家的路,人定無法勝天,該屬於大自然的,終究還是要還給大自然。孫祖儀 謝啟泉 報導 2009-09-10 20:06:43;http://www.newdaai.tv/?view=print&id=61024

 
相關圖片:

 
地址:912 屏東縣內埔鄉學府路一號  電話:(08)7703202轉7069  傳真:(08)-7740140
建議最佳瀏覽環境:1024x768, IE5.0 or Netscape4.0以上。 E-mail:npustaaswc@yahoo.com.tw
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水土保持系系友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09 The Alumni Association of SWC, NPUST. All Rights Reserved.